2014-09- / 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2010.06.07 (Mon)

刀劍神域Online

sao1_cover.jpg

名稱 : ソードアート・オンライン (刀劍神域online)
著/川原礫 
イラスト/abec
官方代理 : 台灣角川
期數 : 台角 1-3 電擊(日)1-4

[More・・・]

角色簡介:
キリト / 桐ヶ谷和人
故事主人公
封測時的玩家 獨行者
力敏兼備的片手劍攻擊者

アスナ / 結城明日奈
故事女主人公
Knight of the Blood(KOB) 副團長
少見的外表出眾女性玩家
細劍敏捷型攻擊者
外號 閃光

茅場晶彦
硬件發明主要人物之一
兼任遊戲GM

故事簡介:
故事設定上有新型遊戲硬件
可以把人類腦的訊號 直接帶入電腦中

在這個運用新方技的MMORPG
創作者茅場刪除了登場系統 把所有玩家永久鎖進電腦世界內
要打到 該世界內頂層的boss 才把所有人解放
而其間所有死亡 會令真實世界的人腦死亡

另外 遊戲內所有角色身型外貌 是和現實世界一樣的
所以 沒有人假扮女性的...
讀後感:
嘛...先說一說這個設定
不...要我說的話還不如引用一下現有的專業人士
詳細請看GAIA 的Baldr 系列
唯一方別就是... 這裡不能登出
Baldr系到的登出方法 亂來無極限
再說一說迷宮的設定
嘛...也是找一點專業一點的人介紹吧
有請迷宮塔的製作組出來說說吧
致命傷就是...抄
這故事的背境抄得太嚴重了

有些地方的劇情很老 故事性太簡單 也是一個致命傷
開頭說了這麼大的一個世界觀
那100層的迷宮 用了十頁不夠便跑了73層
再配合在ending的那一part... 差不多五十多頁的量是可以單純估計出來的

再者作者用心也太....
浪費了中間可以加入無數插曲的可能性
而且還在各段加插少量
說某某層 有某某超強大boss 有一場很有觀看性的戰役之類
還有無數幾句對話的簡單回憶
川原先生 司馬昭之心...
你跟本是想在這作完了之後 加推無數短篇

問題主要是這三個
不過base on Baldr 迷宮塔 這個crossover的背景下
所寫出來的東西實在太美好了

恫人和アスナ組隊
出發的那段..

 老實說在她看我之前,自己那怕麻煩的壞習慣又開始發作,原本甚至想就這么一走了之。但在看見亞絲娜的眼神後,右手便自己動了起來。我握住克拉帝爾那抓著亞絲娜的右手腕,仔細控制自己力道以免市街圈內的防止犯罪指令發動。
  「不好意思,你們家的副團長今天是屬於我的。」
  雖然是連自己聽了都覺得噁心的台詞,但也沒有別的方法了。到目前為止一直故意忽視我存在的克拉帝爾,瞬時整個臉部扭曲,將我的手甩開。

和別人組隊
說得像別人嫁了給你的一樣...


午餐的那段..

 「哇,已經三點了。雖然已經有點晚了,但還是來吃午餐吧。」
  「什麼……」
  我突然開始興奮了起來。
  「你、你親手做的嗎?」
  亞絲娜沈默地微笑一下表示肯定後,便開始迅速操縱著選單。她把白色皮革手套裝備解除,然後叫出一個小籃子。跟這個女的組隊至少還有這個好處嘛──當我冒出這種無禮想法的瞬間,她忽然瞪了我一下。
  「……你在打什麼壞主意?」
  「哪、哪有啊。快點給我吃吧。」
  亞絲娜雖然氣得噘起嘴,但還是從籃子裡拿出兩大包用紙包起來的東西,並將其中一包遞給我。急忙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是由薄切圓麵包夾大量烤肉與菜蔬所製成的三明治。這時類似胡椒的香味開始飄散在空中。忽然感受到強烈空腹感的我,二話不說便張嘴咬了下去。
  「真……真好吃……」
  咬了兩三口,忘我地將食物吞下後,感想也不由得脫口而出。外表看起來雖然與艾恩葛朗特NPC餐廳裡販賣的不知名異國風味料理相似,但味道卻完全不一樣。這種比較濃的甜辣味,就跟兩年前我常光顧的日式快餐店裡的味道完全相同。我忍住因為太過令人懷念的味道而快流下的淚水,專心吃著這個大三明治。
  把最後一塊吞進去後,我接過亞絲娜遞過來的冰茶,一口氣把它喝干。這時我才總算回過氣來。
  「你是怎么做出這種味道……」
  「這可是經過一年的修行與鑽研的成果唷。是把艾恩葛朗特裡面,那大約一百種左右的調味料,對味覺再生引擎會產生什麼樣的數值,全~~~部解析過後,才完成這種味道。這是把葛洛克瓦樹的種子,以及修布爾樹的葉子,加上卡利姆水綜合起來的結果。」
  亞絲娜邊說邊從籃子裡拿出兩個小瓶子,拔開一邊的瓶蓋之後把食指伸了進去。當她把手指拔出來時,已經沾著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紫色黏稠狀物體。她接著說道︰
  「嘴巴張開。」
  雖然感到不解,但還是反射性地張開嘴。亞絲娜瞄準我的嘴巴彈了一下手指。彈進嘴裡的黏稠液體,味道著實讓我打從心底嚇了一大跳。
  「……是美乃滋!」
  「然後這邊是阿皮魯巴豆與薩古葉,再加上烏拉魚骨頭。」
  雖然注意到最後一樣是解毒劑的原料,但我還來不及確認,液體就又彈進我的嘴裡了。這次的味道讓我感覺到比剛才還要強烈的衝擊,那毫無疑問是醬油的味道。由於實在太過感動,我想也不想就抓起亞絲娜的手,嘴巴直接往手指吸了下去。
  「哇呀!」
  大叫的同時,亞絲娜將手指抽回去並狠狠瞪著我。但在看見我呆滯的臉孔後,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剛剛的三明治醬料就是用這個做出來的。」
  「…………太厲害了!無可挑剔!你如果賣這個的話一定會賺大錢!」
  老實說,跟昨天的雜燴兔料理比起來,我覺得今天的三明治更加好吃。
  「是、是嗎?」
  亞絲娜一臉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不對,還是不要賣比較好。到時候我吃不到怎么辦。」
  「你很小心眼耶!等我想做的時候會再做給你吃啦。」
  小聲說完最後一句話,與我並肩而坐的亞絲娜肩膀稍微碰到了我的肩膀。一股讓人幾乎忘記我們正在戰場的寧靜沈默籠罩周遭。
  如果每天都能夠吃到這樣的料理,那我倒是可以委屈一下搬到塞爾穆布魯克……亞絲娜家旁邊去……當我不自覺如此想著,甚至差點把這想法說退場門時──


這段真的把我的眼閃瞎
雖說你兩個只是單純組隊的關系
但在旁人眼中...

到恫人加入KOB 的一段


「……對不起……都是我……都是我害的……」
  她帶著悲痛表情,以顫抖聲音擠出這句話。淚水從她的大眼睛裡涌出,閃爍著寶石般美麗的光輝不斷滴落到地面。由於我的喉嚨也是異常干渴,所以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簡短句子──
  「亞絲娜……」
  「對不起……我……再也……沒有臉見……桐人……了……」
  我努力撐起好不容易才恢復知覺的身體。全身因為受到嚴重傷害的緣故,直到現下仍殘留著令人不舒服的麻痺感,但我還是努力伸出右手及被切斷的左手,將她身體抱了過來。接著用自己嘴唇封住她櫻桃色的小嘴。
  「……!」
  亞絲娜全身僵硬,用兩手推著我抵抗,但我使盡全身力氣抱緊她瘦小的身體。這樣的行為很明顯已經觸犯了性騷擾防范規則,亞絲娜視線裡應該會有發動保護令的系統資訊出現,只要她按下OK鈕,我就會在一瞬間被轉移到黑鐵宮的監獄區裡。
  但是我的雙臂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離開亞絲娜的嘴唇,順著她的臉頰移動頭部,直到靠在她肩上後,才低聲對她呢喃道︰
  「我的性命是屬於你的,亞絲娜。我將為你而活。到最後一刻我都會跟你在一起。」
  用被課以三分鐘部位缺損狀態的左腕,更加用力地抱住她的背部將她拉了過來。亞絲娜用顫抖的聲音呼了一口氣後,也小聲地回答我說︰
  「……我也是。我也一定會守護你。今後我將永遠守護你。所以…………」
  最後亞絲娜已經說不出話來。於是我們就這么緊緊相擁,持續聽著亞絲娜的嗚咽。
  由彼此身體傳過來的熱氣,讓我們凍結的內心一點一點開始溶化。


我的眼呀

到之後第十六節
跟本是閃光連發


亞絲娜說她在格朗薩姆等待時,一直在地圖螢幕上確認我的位置。
  當她看見哥德夫利的回應消失時,就從城鎮裡沖了出來。也就是說我們走了一個小時,大約五公里的路程,她只花了五分鐘左右就趕到。這種速度真可說已經超越敏捷度參數補正的極限。當我指出這一點時,她只微笑著說「這都是愛的力量」。
  我們回到公會本部後,向希茲柯利福報告整件事的始末,接著便直接申請暫時退團。當亞絲娜說明退團的理由是因為對公會不信任,希茲柯利福先是沈默考慮了一下,後來還是答應了亞絲娜的要求。但他最後卻露出充滿神祕的微笑,對我們說了一句「但你們不久之後便會回到戰場了吧」。
  離開本部來到街上時已是傍晚時分。我們手牽著手朝著轉移門廣場走去。
  兩個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我們以從外圍射進來的橘色光線為背景,漫步在鐵塔群所描繪出的墨黑色剪影當中。這時我腦袋裡開始漫無目的想著,那個死去男人的惡意究竟從何而來。
  在這個世界裡的確有不少喜歡犯罪的人。從偷竊、強盜到像克拉帝爾以及之前「微笑棺木」那樣冷血殺人的犯罪者玩家,據說已經超過一千人。在大家的理念裡,他們的存在已經像是會自然出現的怪物那樣。
  但是仔細一想,便會覺得他們實在是非常奇怪的一群人。因為應該所有人都很清楚,以犯罪者這種身分來傷害其它玩家,是對完全攻略遊戲這個最終目標有害而無利的事。而這么做也就等於他們並不想離開這個世界。
  不過當我看到克拉帝爾這個男人後,又覺得他並非如此。他不想去支援或阻止其它人從遊戲裡逃脫,可以說是處於完全停止思考的狀態。也就是他不願回顧過去,也不想預測未來,只是讓自己的慾望無止盡增大,最後就開出那充滿惡意的花朵──
  但話說回來我又怎么樣呢?我也沒辦法充滿自信地說,自己是認真以完全攻略遊戲為目標。倒不如說,自己根本只是習慣性為了賺取經驗值而潛入迷宮罷了。如果戰鬥只是為了強化自己,來獲得優於他人力量的那種快感,那其實我也不是真心想讓這個世界結束吧──?
  忽然感到腳下的鐵板變得不牢靠甚至開始下沉,我只好停下腳步,接著像在冀求亞絲娜的手拉我一把似的,用力握緊牽著的右手。
  「…………?」
  亞絲娜歪著頭看看我,在瞥了她一眼後,我迅速低下頭並自言自語般說︰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讓你……回到那個世界……」
  「…………」
  這次換亞絲娜用力握緊我的手。
  「回去時要兩個人一起回去。」
  說完露出微微一笑。
  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已經來到轉移門前面。在讓人感到冬天即將到來的寒風中,只有少數幾個玩家縮著身體在路上走著。
  我筆直地轉向亞絲娜。
  我想,從她那強韌靈魂所散發出來的溫暖光芒,是唯一能正確指引我方向的明燈。
  「亞絲娜……今天晚上……我想跟你在一起……」
  我無意識地說出這句話。
  我不想離開她。過去從沒有如此接近的死亡恐懼緊貼在我背上,直到現下仍然無法輕易將它揮去。
  如果今天晚上一個人睡,絕對會作惡夢。我確定自己一定會夢見那個瘋狂的男人、往下刺過來的劍,以及右手刺進肉體時的觸感。
  雖然亞絲娜瞬間瞪大了眼睛凝視著我,但她應該可以聽懂我話中的涵義──
  不久,她才雙頰微紅輕輕點了一下頭。

  第二次造訪亞絲娜位於塞爾穆布魯克的房間,發現下這裡迎接我的依然是奢華擺飾,以及令人感到相當舒適的暖和度。從房間四處那些帶著點綴效果的小東西,就可以看出主人的品味。雖是這么想,但亞絲娜本人卻如此說道︰
  「哇、哇啊──房間裡面很亂,因為最近沒什麼回來的緣故……」
  然後嘿嘿笑著,迅速將那些東西收拾乾淨。
  「馬上就開飯了。桐人你先看報紙等我一下。」
  「嗯,好。」
  看著解除武裝改穿著圍裙的亞絲娜消失在廚房裡,我便在柔軟沙發上坐下。接著拿起桌上的大紙張。
  說是報紙,其實也不過是以販賣情報糊口的玩家們,隨便把八卦消息收集起來後,冠上報紙名稱拿來販賣的替代品而已。不過這在沒什麼娛樂的艾恩葛朗特中,已經是相當重要的媒體,甚至有不少玩家長期訂閱。我隨意看著只有四頁的新聞其中一面,但馬上又無力地把它丟回桌上。報紙頭條記載的,是我和希茲柯利福的對決。
  在「新技能‧二刀流使用者慘敗於神聖劍下」的標題之下,非常貼心地放著我趴在希茲克利夫面前的照片──在游戲裡,使用紀錄水晶就可以拍下照片。也就是說本人又替希茲柯利福的無敵傳說增添了新的一頁。
  不過這么一來,人家對我的評價會下跌,騷動也就會跟著平息吧……我幫自己找了個比較容易接受的理由。當我開始看起稀有道具價目表時,一股濃郁香味從廚房裡飄出來。
  晚餐是牛型怪物的肉加上亞絲娜特製醬油淋醬的牛排。雖然食材的道具等級不是很高,但調味實在是太完美了。亞絲娜滿臉笑意地看著大口咬著肉塊的我。
  飯後當我們面對面坐在沙發上悠閒喝著茶時,亞絲娜不知道為什麼變得有點多話。不斷講著喜歡的武器品牌,或是哪個樓層裡有什麼觀光景點這樣的話題。
  我原本有些驚訝地聽著她所說的話,但亞絲娜卻又突然停下來沈默不語,這讓我開始感到有些擔心了。只見她像在找什麼東西般一動也不動地盯著茶杯裡面看。表情簡直就像戰鬥前那樣非常認真。
  「……喂、喂,你是怎么了……」
  但我話還沒說完,亞絲娜便將右手的茶杯用力放在桌子上,然後一邊鼓舞自己一邊迅速站起身來說道︰
  「……好吧!」
  接著便直接走到窗邊,碰了一下牆壁把房間操作選單叫出來,忽然就把四個角落燈光全部關上。黑暗立刻將房間包圍住,我的搜敵技能補正自動發揮作用,將視線切換成夜視模式。
  染上一片淡藍色的房間裡,由窗外射進來街燈的些微光線洒落在亞絲娜身上,讓她發出潔白光芒。雖然不清楚現下狀況,但我還是因為她的美麗而屏住了呼吸。
  她那看起來像深藍色的長髮,以及由短袍裡伸出的細長又雪白的手腳,都將光線淡淡地反射回去,看起來簡直像本身會發光一樣。
  亞絲娜就這么無言站在窗邊。她低著頭讓我看不清表情,只能見到她將左手放在胸前,似乎在猶豫些什麼的樣子。
  正當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我準備向她搭話時,亞絲娜左手開始動了起來。她伸到空中的左手無名指輕輕地揮了一下。選單視窗跟砰一聲的效果音同時出現。
  藍色黑暗當中,亞絲娜的手指在發出紫色系統顏色的視窗上慢慢移動。看起來是在操作左側,也就是裝備人偶的樣子。
  當我這么想的時候,亞絲娜身上的及膝長襪無聲地消失了。擁有完美曲線的腳出現下我眼前。接著她又動了一下手指。這次則換成解除連身短袍這個裝備。我不由得張大了嘴、瞪大了眼睛,思考也陷入停止狀態。
  亞絲娜現下身上只穿著內衣。小小的白色布片僅僅遮住了胸博與腰部而已。
  「不、不要……看這邊……」
  她用顫抖的聲音小聲說道。但就算她這么說,我的視線還是根本沒辦法移動。
  亞絲娜的雙手原本扭扭捏捏地交叉在胸前,但不久便把頭抬起來直直看著我,接著把手放了下去。
  我承受著靈魂幾乎快出竅的衝擊,呆呆看著她。
  眼前的她已經不是用一個「美」字就可以形容的了。她有著藍色光線纏繞的光滑肌膚,以及媲美最進階絲絹的長髮。至於比想像中還要有份量的那兩處隆起部位,這么說雖然有點矛盾,但感覺上無論什麼繪圖引擎都沒有辦法呈現出如此完美的曲線。從纖細腰部直到雙腳,部由那帶有彈性、讓人聯想起野生動物的肌肉包裹著。
  實在無法相信這樣的她只是3D對象而已。真要打個比喻,應該說是用上巧奪天工的技術,灌注了靈魂的雕像才對。
  SAO玩家在首次登錄時,就會按照調整NERvGear測定器時所取得的大略檔案,半自動地產生玩家的肉體。這么一想,就會覺得眼前這個完美的肉體真可以說是一種奇跡。
  我只能痴痴盯著半裸的亞絲娜。如果不是因為她羞到忍受不住,而用雙手遮住身體開口講話,就算過了一個小時,我也還是會維持同樣的狀態。



  亞絲娜的臉紅到就算在淡藍色的陰暗房間裡,也可以分辨得出來。她低著頭開口說道︰
  「桐、桐人你也快點脫啊……只有我這樣,羞、羞死人了……」
  聽完這句話之後,我才終於了解亞絲娜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行動了。
  也就是說,她對於我所說的──今晚想跟你在一起這句話,做出了比我更深一層的解釋。
  我在理解這件事的同時,也陷入更深的驚慌狀態之中。結果,這讓我犯下了到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最大的錯誤。
  「啊……不是,那個……我會那麼說……只是今晚想要……和你住在同一個房間裡……」
  「咦……?」
  我這個笨蛋把自己當時的想法老實說出來後,這次換成亞絲娜臉上出現呆滯表情僵在當場。但不久之後,她臉上就浮現出混合了非常羞恥與憤怒的表情。
  「笨……笨……」
  她緊握的右拳涌出了眼睛也能看見的殺氣。
  「笨蛋──────!」
  亞絲娜將敏捷度發揮到淋漓盡致的正拳快速向我揮了過來,在即將擊中我臉頰時,被犯罪防止規則阻止,隨著超大聲響迸出紫色火花。
  「哇、哇啊──等等!不好意思,是我不對!剛剛的話當我沒說過!」
  我激烈揮著手,對罔顧一切準備揮出第二拳的亞絲娜努力解釋著。
  「是我不對,我不好!但……但是,話又說回來……那個……能夠做到嗎……?在SAO裡面……?」
  「你、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
  聽到這裡,亞絲娜臉上表情忽然又從激怒轉變為害羞,然後小聲說道︰
  「……那個……在選項選單裡最下面的地方……有一個『限制級規範解除設定』……」
  這可是我第一次聽說。封測時絕對沒有這種東西,而且說明書上面也沒有記載。想不到貫徹獨行玩家身分,對戰鬥情報以外沒有任何興趣的報應,會在這種情況下出現。
  但是亞絲娜剛才的話又讓我心中產生一個無法忽視的新問題。在思考能力還未恢復的同時,我不小心又把問題直接脫口而出︰
  「……那個……你已經有使用經驗了嗎……?」
  亞絲娜的鐵拳再度在我面前炸裂。
  「當、當然沒有啦笨蛋────!我是聽公會的女孩子說的!」
  我急忙整個人趴在地上不斷地道歉,花了好幾分鐘的時間才讓亞絲娜逐漸平息怒氣。

  桌子上唯一一盞亮著的小蠟燭發出細微光芒,隱約照著在我臂彎裡熟睡的亞絲娜。手指輕輕地從她雪白的背上劃過。光是從指尖上傳來的這種溫暖且無比光滑的觸感,就足夠讓人陶醉不已了。
  亞絲娜微微睜開眼睛往上看著我,眨了兩、三次眼睛之後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不會……我剛剛作了個怪夢。是關於原來那個世界……」
  她保持著笑容,將臉埋在我胸前。
  「我在夢裡面想到,如果進入艾恩葛朗特和遇見桐人都是一場夢該怎么辦,然後我就感到很害怕。幸好……不是作夢。」
  「你這家伙真是奇怪。難道不想回去嗎?」
  「當然想啊。雖然想回去,但也不想失去在這裡生活的記憶。雖然……拖得有點久才了解到……但這兩年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現下更是這么認為。」
  她忽然變得一臉認真,握住我放在她肩膀上的右手,緊緊地抱在自己胸前。
  「……真的很抱歉,桐人。原本……原本應該是我自己得做個了斷才對……」
  我輕輕吸了口氣,馬上又深深呼出來。
  「不……克拉帝爾的目標是我,把他逼到這種地步的人也是我。那是屬於我的戰鬥。」
  我凝視著亞絲娜眼睛,慢慢點了點頭。
  淡褐色眼睛裡泛著些許淚光,亞絲娜靜靜地將嘴唇印在我那被她緊握著的手。她嘴唇的輕柔觸感直接傳達到我身上。
  「我也會……跟你一起背負這件事。你身上的重擔,我會跟你一起承擔。我答應你。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一定會守護你……」
  這正是──
  我從過去到現下一直都沒能說退場門的話。但是這個瞬間,我的嘴唇發抖,可以聽見從自己喉嚨──或者可以說從自己靈魂裡流露出這樣的聲音。
  「我也是……」
  非常細微的聲音,悄悄回蕩在空氣中。
  「我也會守護你。」
  這么一句簡單的話,我卻說得如此小聲,如此靠不住。我不由得苦笑了起來,回握亞絲娜手呢喃道︰
  「亞絲娜……你真的很堅強。比我要堅強太多了……」
  亞絲娜聽完之後,眨了幾下眼睛,然後便微笑了起來。
  「沒這回事。我在真實世界裡也是習慣躲在人家背後。這個遊戲也不是我自己買的。」
  她像是想起什麼般呵呵笑著。
  「本來是哥哥買的,但他忽然要出差,所以就在遊戲開始執行當天借我玩一下而已。他當時看起來真的很不情願,結果就這么被我獨佔了兩年,我想他一定很生氣吧。」
  雖然心裡想著,變成替死鬼的亞絲娜還比較倒霉,但我還是點了點頭說︰
  「……那得快點回去跟他道歉才行。」
  「嗯……得更努力一點才行……」
  亞絲娜嘴裡雖然這么說,但低下頭的模樣卻顯得相當不安,接著整個身體往我這邊靠了過來說道︰
  「那個……桐人。雖然跟剛剛說的話有些矛盾……但我想先離開前線一陣子好嗎……」
  「咦……?」
  「總覺得有點害怕……現下我們兩個人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我好害怕如果立刻就上戰場,會發生什麼不幸的事情……我可能真是有點累了吧。」
  靜靜地順了一下亞絲娜頭髮後,我竟然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地乖乖點了點頭。
  「說的也是……我也累了……」
  就算各項數值沒有什麼變化,但連日的戰鬥的確讓我囤積了不少無形疲勞。而像今天這種十分緊急的狀況就更不用說了。其實無論是再強韌的弓,若每天不斷緊繃著,總有一天會折斷。所以的確需要適當休息才行。
  我感到一直強迫自己不斷戰鬥的那種,近乎危機感的衝動正在離我遠去,目前我只想加深與這名少女之間的羈絆。
  我把雙臂繞過亞絲娜身體,邊把頭埋在她那如絲絹般的頭髮裡邊說道︰
  「第二十二層西南區域裡,在那充滿森林與湖的地方……有個小村莊。那邊是個沒有怪物會出現的好地點。現下剛好有幾棟圓木房屋在出售。我們兩個人搬到那邊去吧……然後……」
  「然後……?」
  我努力鼓動自己僵硬的舌頭,把接下來的話說完。
  「……我、我們結婚吧。」
  我想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這時亞絲娜臉上所露出的最美麗的笑容。
  「好……」
  她靜靜點了一下頭,在臉頰上滑落一顆豆大的淚珠。


這本其後的跟本像沒有寫過一樣
跟本是閃光不停連發
眼也差不多被閃盲
全部也是白紙來的
雖然新婚夫婦的時間很短
不過也夠了
到最後戰事結束的收尾末段
也是很感動的

後話
很久沒試過引用這麼長了
不過精華片段真的不少
感謝gigilouis 介紹
23:59  |  小說  |  TB(0)  |  CM(3)  |  EDIT  |  Top↑

*Comment

那個...封面上的男女主角...手上的劍有什麼分別...除了COLOR= =
不是說一個是片手一個是細劍嗎?
害我還在想2者有什麼分別-3-
wai |  2010.06.08(火) 04:46 |  URL |  [留言:編集]

嘛.....很王道的劇情~?其實就是看兩人在放閃光吧.....?

可能男豬腳的劍和女主角的差不多~只是因為長短不同所以才有片手及細劍的分別~(看圖真的不是知道有何分別~)
達 |  2010.06.08(火) 08:33 |  URL |  [留言:編集]

abec的畫
我也不太喜歡
細劍和片手劍 跟本分不出= ="
要說為什麼男主角為什麼有兩把劍的話..
看看便知道了
我有文字版+圖的doc

王道嗎?
不太算我一開始
後尾的話 真的王道到不行
Arbalest |  2010.06.08(火) 09:47 |  URL |  [留言:編集]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編集・刪除するのに必要
SECRET  管理者だけに留言:を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cythearbalest.blog125.fc2.com/tb.php/340-11730dc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